截至4月,全国有近100家口腔诊所转让或倒闭

  截至2020年4月10日,已有578家诊所公开寻求转让。根据诊锁界预测,1~4月份全国诊所转让数量将超过2019全年诊所转让总量,诊所行业迎来大考验。

  "太难了!”可能是2020年各行各业的心声,医疗机构尤其如此。持续的疫情、停诊的政令,给民营医疗带来了巨大冲击,作为医疗服务最小单元的诊所,在本次疫情遭受重创。

  3个月倒闭410家诊所

  据公开数据(不完全)统计,从2020年1月至4月10日,公开发布诊所(此处包括门诊部、卫生室/所、社区卫生服务站等诊所类医疗机构)转让信息的医疗机构有578家。

  2020年1月~3月,有410家诊所转让,对应月份分别是: 42家、51家、317家。按此数据来计算,今年前3个月,每个月平均有136家诊所在倒闭。在4月上旬,仅10天内有168家机构发布转让信息,按此趋势4月或将有近500家诊所转让或倒闭。

  对比2019年底的数据, 2019年11月、 12月都有71家诊所转让。诊所倒闭潮来得比之前更为凶猛。诊锁界预计,仅1 ~4月诊所转让数量,将超过2019年全年的诊所转让量。

  从转让诊所的机构性质来看,70.38%为注册诊所, 25%为门诊部,还有数十家社区卫生服务站及卫生室(所)。门诊部一般面积较大,开展项目较多,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更高,在低收入流水情况下,抗风险能力更低。

  从城市分布来看,重庆市、深圳市、长沙市诊所转让需求为全国之最

  整体看来,一二线城市及省会城市诊所经营压力较大,面临高房租、人力支出的成本压力。

  据统计,房租成本在5000元以上,诊所占总转让诊所数量的1/3 ;房租成本在5000~ 10000之间,诊所占转让总数的23%;房租成本在月1万元以上,诊所占转让总数的近1/10,面对固定的房租成本,即使是复诊之后,部分诊所的现金流仍然撑不过6个月,再三规划后只能“卖身”。

  中医、综合型、口腔诊所转让最多

  1~4月上旬,各科转让占比来看,中帖23%,综合诊所占19%、口腔科占17% ,中医结合和西医内科都占13%,医美10%

  从转让类型来看,中医诊所、综合型诊所、口腔诊所转让最多。当然,客流量减少是诊所转让最主要的影响因素。口腔、医美、眼科因为择期手术缘故,可能在复工后短期内带来客流回暖现象,但仍然有较多口腔诊所倒在了寒冬。

  在一线城市中,上海地区诊所转让数量较少,口腔、医美等消费医疗门诊为主,这与上海地区高端医疗多,小体量诊所少的基础医疗格局有密切关系。

  高价退出,难难难

  诊所转让数量激增,收购方也暗潮涌动。疫情对医疗机构按下的"暂停键”,似乎成了头部企业战略布局的"快进键”。部分行业巨头也在积极寻找优质机构以满意价格出手。

  就诊所界接触的十余位诊所收购方来看,中乏有实力的行业巨头或跨界资本,诊所收购的首要条件可能是要求盈利,青睐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科诊所/门诊部,其次是综合门诊部和专科诊所。

  但就转让机构而言,当前大部分诊所机构的转让原因多为经营困难、不懂经营、招不到合适医生、执业许可到期诊所标准新规淘汰等。

  在商业模式未成熟的情况下,对于成熟的资本来说,模式未跑通的诊所,转让的价值可能仅在于区位和牌照而已。

  此外,部分诊所经营者开价有些不切实际,对于设备、投入的估值过高,在买方市场的环境下,连续3个月都未转离手的机构也大有人在。从当前来看,对于大多数机构来说“高价退出“不切实际”。